北京赛车软件|北京赛车网
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,權威的論文發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!
您的位置: 第一論文網 -> 歷史教學論文 -> 文章內容

中國國民需要世界史知識

作者:admin 更新時間:2019年03月19日 15:45:42

  中國需要世界史知識的普及,因為他正在走向世界。


  中國從沒有像現在這樣與世界頻繁交往,交往的廣度與深度超過了以往任何歷史時期。根據我國外交部近年的統計資料,與我國建交的國家總數達到170多個,遍及全球。中國與世界的人員往來也更加頻繁。近年我國每年出入境總人次數接近半個億(4584.44萬)。從1978年以來,中國各類出國留學人員總數已達139.15萬,2008年達到歷史新高,全國出國留學人數達17.98萬;其實,早在2006年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的統計數字就已顯示,中國目前是世界上出國留學生人數最多的國家,全世界幾乎每7個外國留學生中就有1個中國學生。中國也受到了海外留學生的青睞,建國60年以來,我國累計接收來華留學生146萬人次,2008年首次突破20萬,共有來自189個國家和地區的22.3萬各類來華留學生。經濟交往更為繁盛。根據國家統計局的統計分析,改革開放30年,特別是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,中國對外經濟實現了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的開放,2008年貨物進出口貿易總額僅次于美國和德國,成為世界第3大貿易國。中國對外貿易的依存度迅速提高,2002年就突破了50%,2006年達到66.5%,2008年盡管開始受到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,但仍達到59.8%。伴隨著中國融入世界的步履,世界也在快速走進中國。中國與世界各國的交融與沖突也日益加深。金融危機以及隨之而來的經濟危機,不但加速了中國從貨物輸出國向資本輸出國的轉變,而且還使中國日益卷入國際貿易糾紛之中。所有這些,都要求我們更多地了解我們所打交道的對象,了解他們的歷史文化,尤其是西方發達國家的發展歷程與文化特征。


  了解外界,學習世界歷史是眼前現實的需要,從更深遠的意義上講,則是培養21世紀國民基本素質的需要,很明顯,現代國民一定要有世界眼光。古人云,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。其實不僅是在戰場上,在商場上、外交談判桌上,乃至日常友好交往中,概莫能外。優雅、良好的國民和政府形象,既需要經濟實力,又需要優良的文化素養,其中中外歷史文化知識當然不可或缺。另一方面,學習外界文明與文化,也是改善我們自己文明與文化的需要。應當承認,上述對外交往和對外商貿的成績本身就是改革開放的重要成果。古人云“擇善而從”,此乃個人修養的一個重要原則,何嘗不能用于不同民族、不同文化之間的交往。歷史證明,沒有任何一種文化的邊界是鐵板一塊,完全不變的,人類進入全球化以后尤其如此。交往促進發展,共融產生文明。但凡文明,特別是有生命力、有影響的文明,都是在碰撞和交往中吸納異域文明的因子,從而不斷地發展與創新。現代國民和國家尤其應當有一種開放和自信的心態。開放不會失去自己,只能使我們更加豐富,更加健康。早在漢代,印度佛教就開始傳入中國,并在中國獲得了相當大規模的發展,至今仍占有重要地位,然而中國并沒有被“印度化”,而是佛教被中國化了,中國文化還是中國文化。地理大發現是歐洲人的功績,但認真說起來,也有中國人的貢獻,因為那樣的活動離不開指南針,也離不開火藥。每一種文明都是人類文明的瑰寶;每一個文明都在吸納和利用別人的成果,但是他們并沒有因此而淹沒自己,而是使自己變得更加豐富和強大。


  人類社會不同地區的交往很早就開始了,但真正把不同地區和民族逐漸連為一體的還是新航路開辟以后。隨著世界市場的形成,才真正出現整體的歷史,真正意義上的世界史。此前,人類社會的交往是局部的、暫時的,有一定的偶然性,或者說絕大部分是地域性的,然而世界市場的形成使各地人們不可避免地發生聯系。只要有人群居住,不論地居何方,也不論你愿意還是不愿意,是主動,還是被動,都注定卷入這股大潮。中國最初與現代世界的交往就是被動的,甚至是屈辱的,那是每一個中國人都不能忘記的鴉片戰爭。英國人的一個船隊,16條船,4000人,后來增加到2萬多人,好多還是從印度殖民地帶來的“黑夷”,而且是遠渡重洋,千里迢迢;大清帝國90萬軍隊,4億人口,以逸待勞,結果竟敗得一塌糊涂。此事驚天動地,從此我們這個天朝大國再也不能無視外部世界的存在了。林則徐發出“睜眼看世界”的呼聲,表達了那一代中國仁人志士最明智的認知,也可以說,發出了中國需要世界史的第一呼聲!此乃痛定思痛后的反思,林則徐之痛,是國人之痛,民族之痛!痛苦促發頓悟,從而記錄了中國人的一次驚醒,彌足珍貴,事實上它也的確影響了幾代中國人。


  19世紀中期的中國,幾乎對外部世界一無所知,林則徐在官僚士大夫中――當時的知識階層,被認為最了解西方社會的一位。其實他對西方的了解也極其有限,并且不少偏見和誤解。戰前和戰中,他給道光帝的奏折寫到,英兵除槍炮外,不善刺殺,而且腿足裹纏,屈伸不便,在船上作戰還行,上岸就不行了。英國人的腿是不打彎的,所以“一仆不能復起,不獨一兵可手刃數夷,即鄉井平民,亦盡足以制其死命。”在與英國人的談判中,林則徐相信中英貿易中英國人離不開我們,因為英國人吃肉太多,如果我們不賣給他大黃和茶葉,他們就拉不出大便,就會來求我們。當兩個文明相遇時,雙方一定程度的不了解是正常的,問題是,我們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到來意味著什么,我們也不知道在和什么人打交道,所以處處被動,甚至荒唐可笑。近代以來中國人飽受欺侮,是我們被打敗的恥辱,也是愚昧與無知的恥辱。


  在“睜眼看世界”的過程中,中國人逐漸認識世界,同時重新審視自己和自己的過去。我們有悠久的歷史,有不曾間斷的文明,很久以來即以天下之“中”自居,然而此時發現我們的武器庫中兩樣家什至為罕見,甚至不曾擁有,那就是“科學”與“民主”。這是天大的發現,是黑夜狂風暴雨中的閃電雷鳴,是劇烈的碰撞和苦難洗禮后的覺醒,這樣一種社會思潮,大概也是五四運動產生的歷史背景。依當下的看法,對西方的這種認識未必準確,對自己傳統的評判亦不無偏頗之處,但無論如何,比之前輩的認識水準無疑大大邁進了一步。這是真正歷史性的進步,面對“實惟數千年來未有之變局”,產生了數千年來未有之眼光。或者說,面對一個不同的文化參照體系,直面世界,重新評估了自己的形象。在這里,我們發現了解外來文化的另一個重要價值:比較產生鑒別,比較中才能更深刻地認識自己,從而試圖改善自己。


  對世界文化的研究,我們曾問世過一批相當不錯的著述,如前不久人民出版社以“西洋史系列叢書”方式再版了民國時期問世的9種專著,可見一斑。不過,系統的世界史學科建設和世界史教育的普及,總體講還是在新中國成立以后。尤其近30年改革開放以來,打破舊的思想樊籬,走出一片新天地:大量的國外研究成果被譯介,許多研究領域被開拓,陳舊的知識體系和概念被更新。世界史學科正在成為我國現代化建設事業重要的思想和學術資源。而且,世界史教學和研究的成果也正在逐漸縮短與國際水準的距離。每年,應該說每天,都有從海外歸來的學人,許多資料甚至一些原始資料都可以從網絡上直接獲取,一些領域可以做到與國外學者直接對話。毫不溢美地說,世界史學科的進步是出類拔萃的,中國世界史學科進入春天。


  一線的研究成果需要系統的梳理,細細的消化,而且應該為更多的國民所接受和吸納。世界史學者有這樣的責任,中國也存在相應的文化市場需求。近些年,已經有一些簡明的世界史讀本面世,圖文并茂,為傳播世界史知識作出了貢獻。但總體而言,我們的世界歷史知識的普及工作仍然比較薄弱,尚存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。《世界縱覽》這套叢書,試圖向大眾傳播鮮活的世界史知識,注重社會生活史元素,注重行文風格的靈活輕盈。這套叢書的作者大多為中青年學者,真誠地希望他們的勞動成果為更多的國人分享。


  【作者簡介】侯建新,男,1953年生,天津人,天津師范大學、南京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

北京赛车软件